凯发报导:

原标题:太平洋战争第六部之拉包尔战役(五十九)

尽管美澳联军并未发起追击,但日军的撤退依然艰辛异常,途中坠崖摔成齑粉者不计其数,掉队士兵获得了一个“迟留兵”的雅号。很多悬崖地段只能侧身背靠崖壁通过,不久军中竟然流行起“安达军螃蟹横行”的说法。暴风雨不时前来袭击,第五十一师团千同重吉大佐和十几名部下眨眼间被洪水冲走,不知所踪。先头部队2月15日走出深山后,北本中尉受命留在原地组建搜索小队,负责接应掉队的“迟留兵”——最后北本收容的人员竟达到了700多人。日军一路行军损兵逾3500人,从基阿利出发的13000人抵达马当时只剩9500人了。前方等待他们的将是又一次长途跋涉。

鉴于向西撤退的第十八军已越来越远,且拉包尔遭遇频繁空袭极其危险,大本营陆军部于是致电今村大将,提出将方面军司令部撤往新几内亚东部的哈马黑拉岛。今村仍然拒绝执行命令同时复电东京:“如果就此取消第八方面军的编制则另当别论,否则实难从命。如果没有取消方面军的打算,司令部就应继续坚守拉包尔。希望陆军部能够在我战死之后再执行上述命令。”可能觉得一再抗命有些过分,今村随后复电解释:“当初组建方面军就是为了尽量拖延敌人北进的速度,为本土防御作出贡献。我们在拉包尔及周边还有10多万将士,为了完成这一任务,我们必须团结一致奋勇作战。如果把这些忠勇之士扔在战场,只把司令部撤到安全之地,就等于长官抛弃了士兵私自逃走,这是不符合武士道精神的。”

今村随后提出了个人建议:“可是,现在和不久的将来,我在拉包尔是无法指挥撤退到新几内亚中部的第十八军的,这是不争的事实。如果为了更好地指挥第十八军,方面军司令部必须在其周围,最好的办法是新组建一个方面军,负责新几内亚西北部到西伯里斯等地的防御。”

今村的说法有理有据,东京听从了他的建议,决定将第十八军及第四航空军撤往新几内亚西部。3月14日大本营陆军部发布命令,自3月25日起,上述两军编入第二方面军麾下。此时新设第二方面军司令部设在万鸦老,距马当有2000公里之遥。同这一命令同时下达给第八方面军的任务是:与海军协同,以现有兵力确保拉包尔及周边要地,以使澳北至太平洋中部的作战易于进行。

如此刚刚到达马当的第十八军还没停下来喘口大气,就接到了撤往韦瓦克的命令,此时澳大利亚第七步兵师已从斜刺里追杀过来。下一次行军距离为300公里。4月2日,安达留庄下支队守卫马当,属下三支主力部队第五十一师团前往韦瓦克,第二十师团前往艾塔佩,第四十一师团则前往汉莎,等于三个师团均向西移动200-300公里。疲惫不堪的第十八军得到了“行军兵团”的绰号。但无论怎么走,他们也无法赶上美澳联军海上迂回的速度。不过要想活命,他们也必须硬着头皮继续走下去。

之前翻越的都是高山,这次横在日军面前的变成了4条大河和绵延不绝的沼泽。临海三角洲地带没有堤坝,河水泛滥,水草灌木遍布,到处是一片淤泥的海洋。此时日军手里只剩下三四艘大发,还因白天美军空袭无法使用。日军只能在夜间利用大发将伤病员和老弱病残送过河去,大部分人员只能在淤泥中缓慢行进。士兵们将枪举过头顶,站在没胸的淤泥里既不能坐下也不能弯腰。不久就出现了新问题,沼泽中没有饮水,有些人忽然停下来就再也不动了,他们就这样因干渴难耐站在泥中死去。最大的问题还是粮食,沼泽中连块树皮和草根都找不到。士兵们只能站着睡觉、站着排泄、站着分食能数出来的几粒生米。部队行军到第13天,日军终于越过了拉姆河和塞皮河之间30公里的沼泽地带。

能越过沼泽的都是超人。期间第二十师团司令部乘1艘大发从河口进入韦瓦克近海时遭美军鱼雷艇攻击沉没,师团长片桐中将、参谋长小野武雄大佐等人悉数阵亡。安达临时将中井增太郎晋升中将接任师团长职务。当4月下旬日军各部陆续抵达韦瓦克海边时,几乎所有士兵都光着脚——他们的鞋子全烂在了泥里——衣衫褴褛,满脸胡须。这已不能算一支作战部队,而是一群可怕的怪物。

布干维尔岛托罗基纳角距拉包尔仅400公里,从1944年1月开始,从这里起飞的美军战机就频频光顾拉包尔赏赐炸弹,平均每周高达千余架次——其中1月1日100架、1月7日230架、1月14日160架、1月17日206架、1月18日110架、1月26日200架、1月28日180架、1月29日260架、2月3日220架、2月5日200架、2月9日214架。美军不分昼夜的连续轰炸使拉包尔到了几乎无法入眠的尴尬地步。随着日军反击越来越弱,美军的行动变得愈发肆无忌惮。1月17日夜,几艘美军驱逐舰竟然驶入辛普森港,对岸上日军营房设施倾斜一番炸弹后扬长而去。日军既无迎敌舰队,又无可在暗夜起飞攻敌的熟练飞行员,只能躲在防空壕里顿足捶胸,咬牙切齿。

基地航空部队已被打残,第一航空战队刚刚回国进行重建。面对草鹿的频频告急,古贺大将只好咬紧牙关,命令第二航空战队所属舰载机进驻拉包尔、卡维恩机场,支撑危局。1月25日,第二航空战队司令官城岛高次少将率62架零式战斗机、35架俯冲轰炸机、18架鱼雷机从特鲁克出发,与疲惫不堪的基地航空部队换防。日军航母舰载机再次陷入与美军陆基战机的消耗战中。

哈尔西肯定不会给日军以喘息之机,南太平洋战区很快打响了格林群岛登陆战。格林群岛由主岛尼散岛及附近两个小岛组成,距拉包尔仅210公里,日军在此驻有1个步兵中队约80人和海军一个观通站12人。1944年1月31日清晨6时,日军观通站报告“敌军开始登陆”。拉包尔随即出动侦察机前往核实,飞行员报告说“布卡以北12度、130公里发现敌3艘驱逐舰”。草鹿立即出动战机前往攻击,同时组织人员准备发起“逆登陆”。下午15时30分,日第二航空战队8架零式战斗机空袭了尼散岛,击沉美军鱼雷艇3艘。此时岛上日军守备队已大部被歼,观通站人员将密码本及通讯设备破坏后当晚离岛,次日撤至岛北65公里处的佛埃尼岛暂避。

2月1日,日第二航空战队再次出动8架俯冲轰炸机在18架零战护航下空袭尼散岛,并未发现敌人的踪影。美军此次登陆只是一次侦察行动,登陆部队在完成侦察任务后已于当夜主动撤离。同日,日军“伊-169”号、“伊-189”号潜艇搭载123人反登陆部队从拉包尔出发,于3日抵达格林群岛外海。当天海上风浪极大,只有77人艰难登岛。得知美军已经撤退且己方增援部队登岛的消息,撤至佛埃尼岛的海军观通站人员重新返回尼散岛。

2月14日上午,1架日军侦察机在莫诺岛以西海域发现了一支由20余艘舰船组成的庞大编队,正快速向北航行。下午15时40分,第二航空战队出动6架俯冲轰炸机前往攻击,被击落2架未能取得任何战果。傍晚时分,草鹿再次派出12架鱼雷机前往格林群岛以南海域搜索攻敌,美军战斗机拼死拦截且舰船施放出大量烟幕,导致日机的攻击毫无收获反而白白损失3架鱼雷机。这次日军发现的正是威尔金森少将亲自率领的主力舰队。

2月15日清晨5时,日第二航空战队再次出动6架鱼雷机前往攻击,以损失5架为代价击沉美军运输船1艘。黎明时分,新西兰第三步兵师第八旅5800名官兵在尼散岛蜂拥上岸。16日之后,因格林群岛周边气候恶劣加上特鲁克同样遭到美军空袭,自身难保的拉包尔只好叫停了对格林群岛的航空打击。经四天激战,到19日,新军第八旅以8死15伤的微弱代价全歼日军尼散岛守备队,和田久马大尉以下守军全员玉碎。格林群岛面积虽然不大,却是拉包尔向布干维尔岛运送兵员物资的舟艇中转站。盟军占领格林群岛一举切断了第八方面军和第十七军的联系,布干维尔岛上的百武和神田今后只能“自力更生”了。

美军工兵随即登岛修建机场,经昼夜奋战,尼散岛机场于3月4日投入使用。如此美军航空基地由托罗基纳角又向前推进了220公里。不仅拉包尔,连日军重兵布防的卡维恩也处在美军战斗机的活动半径之内,美军轰炸机能够在战斗机的护航下对俾斯麦群岛所有岛屿发起肆无忌惮的空中打击,日军的处境更加窘迫。

麦克阿瑟

菲尼克斯号

盟军休息返回凯发,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