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发报导:

原标题:太平洋战争第六部之浴血塔拉瓦(一)

6.5 太平洋战争第六部之浴血塔拉瓦

6.5.1 打草惊蛇

在马绍尔群岛东南、所罗门群岛东北方向,北纬3度38分到南纬2度67分、东经172度99分到176度84分之间,有一串呈西北-东南走向、绵延800公里的环礁群。1788年6月20日,英国东印度公司商船“夏洛特”号发现了其中最大的塔拉瓦环礁,船长托马斯•吉尔伯特便以自己的名字为随后接连发现的一系列环礁所组成的群岛命名。吉尔伯特群岛横跨赤道,由塔拉瓦、马金、阿帕玛玛等十六个珊瑚礁组成,总面积281平方公里。诸岛土壤贫瘠,因雨水冲刷缺乏植被,但其珊瑚砂地质和平坦地形非常适宜修建机场。1892年,英国人将其归入“英属吉尔伯特及埃利斯群岛”管辖。战前最后一次人口统计表明,岛上有土著居民26000人,另有白人和华人约100人——世界凡人群处皆有华人——人口密度为太平洋各群岛之冠。因处于美国和澳大利亚的海上交通线上,群岛的战略地位非常重要。

太平洋战争爆发之后第三天,1941年12月10日,日军第四舰队下属横须贺海军第六特别陆战队一部,在松尾景辅少佐率领下登上了马金和塔拉瓦环礁,当地少许英国行政官员闻风而逃。战争初期,交战双方对偏远一隅的吉尔伯特群岛均缺乏足够重视。日军仅将此处当成一个侦察飞行中转站,在马金环礁建立了一个水上飞机基地,在塔拉瓦及以西的瑙鲁岛修建了机场。1943年初,随着日军机场陆续投入使用,对美澳海上交通线构成了重大威胁。盟军当然不能置之不理,只是当时暂时还顾不过来而已。

1942年7月,华盛顿颁布了“瞭望塔计划”,其第一阶段任务是夺取日军占据的图拉吉和正在修建机场的瓜达尔卡纳尔岛。为分散日军注意力,尼米兹上将精心策划了一系列佯动。其中之一,就是攻击吉尔伯特群岛最北端的马金环礁,这一任务交给了海军陆战队第二突击营。

因为由埃文斯•卡尔森中校一手组建,第二突击营又称作“卡尔森突击营”,他们在中途岛战役时已经亮过相。卡尔森的经历颇具传奇色彩。1912年,年仅16岁的他主动辍学,虚报年龄参加了美国陆军,1916年服役期满后以上士军衔退役。几个月后,卡尔森再次恢复现役,参加了美国对墨西哥的军事行动。1917年4月美国参加一战,卡尔森随远征军前往欧洲,以军事观察员的身份观摩了法国的多次战斗,并因负伤获得过紫心勋章,同年5月晋升少尉,12月晋升临时炮兵上尉。1919年,他二度从陆军退役。三年之后,厌倦了推销员工作的卡尔森第三次应征入伍,成为海军陆战队的一名二等兵。因曾经在陆军中担任过军官,他后来被送入候补军官学校学习。1923年,重回部队的卡尔森成为一名海军陆战队少尉。

曾三度来华的卡尔森似乎与中国有着不解之缘。1927年,他以海军陆战队第四团情报官的身份到上海服役,当时的顶头上司就是大家熟悉的范德格里夫特。之后卡尔森到北平东交民巷使馆区出任副官,同时开始学习中文。回国之后,卡尔森在1930年参加了清剿尼加拉瓜游击队的战斗,在一次夜袭中成功将敌击溃,并因功晋升上尉军衔,成为陆战队少数具有实战经验的游击专家之一。二度来华在北京领事馆服役再度回国之后,卡尔森幸运出任了总统佐治亚州温泉公寓卫队副队长,与罗斯福总统建立了不错的私人关系。不过老酒认为,他跟总统的关系肯定没有哈尔西铁。要不开战时,人家哈尔西都已经海军中将了,卡尔森还不过是个蹩脚的陆战队少校。

中国全面抗战爆发之后,1937年7月,卡尔森以保护美国侨民为由三度来华,任使馆参赞和驻上海海军武官处情报官。此次来华之前,罗斯福与他进行了长谈,要他直接写信向自己汇报在中国的所见所闻。在亲眼目睹了“八一三”淞沪会战之后,卡尔森对中国军民的抗日斗争深表同情。随后他阅读了埃德加•斯诺的《西行漫记》,对中国共产党的军队产生了浓厚兴趣。后经美国亚洲舰队司令官哈里•亚纳尔上将批准,卡尔森以军事观察员的身份前往共产党的抗日根据地进行考察。在此期间,他先后见到了毛泽东、周恩来、朱德、任弼时等中共高层。出于对中共抗日武装的好感,卡尔森与朱德、刘伯承等中共高级将领结下了深厚个人友谊。他接触过的中共军、政、文化界人士有邓小平、徐向前、聂荣臻、贺龙、叶剑英、左权、林彪、薄一波、徐向前、陈赓、陈锡联、徐海东、彭真、吕正操、史沫特莱、丁玲、周立波、刘白羽等等,不一而足。

虽然也曾与国民党高层蒋介石、宋美龄、孔祥熙、冯玉祥、何应钦、阎锡山、程潜、李宗仁、孙连仲、蒋鼎文、邓宝珊、马占山、陈公博等有过接触——这对一个小小美国陆战队上尉无疑是非常风光的——但卡尔森还是对共产党的游击战术最感兴趣,认为它是使日军装备优势得不到充分发挥的最佳作战方式。共产党军队的训练方法、牺牲精神、道德规范给卡尔森留下了深刻印象。他对共产党军队配备政委的作法尤为推崇。在亲眼目睹了日军在中国的种种暴行之后,卡尔森形成了自己坚定的抗日主张。他甚至用美国银行的旅行支票购买债券,以示对边区的支持。还通过史沫特莱把一些债券送回美国换成美元,捐给中国为伤兵筹款的医药救济基金会。在晋察冀边区,他还见到了自家近邻白求恩大夫。卡尔森在苏区的考察历时8个月,行程超过3000公里,期间曾三次穿越日军封锁线。

回国之后,卡尔森开始旗帜鲜明地支持中国人民的抗战事业。他呼吁美国应该立即停止对日本的战略物资供应,对中国提供更多援助。他还出版了在中国见闻录《中国双星》,公开支持和宣传中国人民的抗日斗争。这一作法严重违反了美国军人不得干政的传统,遭到军方保守派和社会舆论的强烈反对。1938年9月16日,卡尔森接到了不得在公开场合发表类似言论的正式命令。经过一天思索之后,卡尔逊索性在第二天脱下军装退出现役。在太平洋战争爆发前的3年里,他坚持不懈地就自己在中国的经历发表演说,撰写文章,为中国人民的抗战事业奔走呼号,“即使讥笑、批评、攻击都不能使我屈服”。

随着美日关系日趋恶化,1941年1月,卡尔森公开警告国人:日本将会对美国发起突然袭击,太平洋战争随时可能爆发。当年4月,他申请归队获准,被授予陆战队少校军衔。

太平洋战争爆发之后,卡尔森、罗斯福总统的大儿子詹姆斯•罗斯福上尉和一战时期美国战斗英雄威廉•多诺万——他后来出任美国战略情报局首任局长——联名向总统提议,成立一支隶属于海军陆战队的游击部队,用于渗透到敌占区开展特种作战。1942年1月,詹姆斯上尉正式上书海军陆战队总司令托马斯•霍尔库姆少将,提议建立一支类似英国突击队和中国敌后游击队那样的特殊部队,专门执行突击登陆任务。其实詹姆斯能够成为军人还是颇费了一番周折的,因为他的扁平足并不符合征兵条件。后来他搬出了总统父亲,极力说服征兵者相信自己的偏平足不会妨碍执行任务。参军后的詹姆斯获得了一项特权,可以不穿军靴而是穿运动鞋走上战场。

卡尔森中校

卡尔森在河北阜平

潜艇上的卡尔森

詹姆斯少校在瓜岛

詹姆斯少校

卡尔森给手下士兵过生日返回凯发,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