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发报导:

原标题:徐州的小烦恼:济宁和临沂为什么不来?︱刘德科

文︱刘德科

1st

看一件事,如何看出背后的深意?

今天我们讲一件小事,看看不同的城市是如何各怀心机。

这件小事是:9 月 17 日起,徐州与淮海经济区 7 个城市签了公积金互认互贷。徐州、淮海经济区、公积金,都不是热点;异地互认互贷,徐州也不是第一个这么做的城市,此前一大堆你报得出名号的高能级城市都已经这么做了。

理论上,徐州这么做可以增强吸附力,让周边城市更多人来徐州买房;但公积金对于楼市的意义真的是杯水车薪,这个政策起不了什么刺激徐州楼市的作用。

当然,如果你浮夸一点,像地产商那样,说徐州楼市因此打了一针强心剂,也可以;但我们要说的是,这件事的意义不在楼市而在城市。

2nd

先弄清楚一个概念:淮海经济区。可以这么理解,它是低配版的粤港澳大湾区或长三角一体化。大湾区与长三角都已是国家战略,淮海经济区还不是,而且也不像它们那么财大气粗,但毕竟也是一个正在成形的跨省经济体:涉及江苏、山东、安徽与河南四省。

那么,谁是淮海经济区中心城市?山东与江苏的认知是不一样的:江苏认为是徐州,山东的济宁和临沂则都认为自己是中心城市。

徐州的想法差不多是这样,我 GDP 都比你们高,而且我还是国务院「钦定」的淮海经济区中心城市。

济宁和临沂的想法可能是这样:不能以一时的 GDP 总量论英雄,你看我们的 GDP 增速比你快;国务院说徐州是「淮海经济区中心城市」,是在批复《徐州市城市总体规划(2007-2020)》时说的,但这只是徐州单个城市的规划,不是整个淮海经济区的规划——目前淮海经济区不像大湾区或长三角那样有明确的整体规划。

所以,济宁和临沂当然也把自己定位为「淮海经济区中心城市」。这没有问题。

你能感受到,徐州和济宁、临沂最近几年一直都在「别苗头」。

好,我们回头再来看那件小事:徐州签约公积金互认互贷的淮海经济区 7 个城市,分别是宿州、淮北、商丘、菏泽、枣庄、连云港、宿迁。

目前淮海经济区主要是 10 个城市:2018 年 12 月,10 个城市在徐州开了「淮海经济区协同发展座谈会」,签署了战略合作框架协议,也发布了协同发展宣言。

徐州和她签约公积金互认互贷的 7 个城市都在,那么还有 2 个城市是谁?济宁和临沂。

也就是说:在淮海经济区 10 个城市中,与徐州签约公积金互认互贷的,独缺济宁和临沂。这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视作是济宁和临沂在无声地抗议。

3rd

不就是签个公积金互认互贷嘛,有什么了不起啊。对于楼市而言,确实只是一件波澜不惊的小事。但这件小事的意义在于:打破户籍限制。

跨区域经济体的关键药方是:打破户籍限制,打破行政区划的藩篱。粤港澳大湾区与长三角一体化都已在努力这么做。淮海经济区能不能最终成形,并且在整个中国占有一席之地,关键是看能打破多少行政区划的藩篱。

徐州虽然仅仅只是从公积金互认互贷这一个小切口开始打破户籍限制(即打破行政区划的藩篱),但至少迈出了一小步。这一小步,对于徐州真正成为「淮海经济区中心城市」,具有深远意义。

或者说,这件事情的主要意义在于:加强了徐州作为「淮海经济区中心城市」的地位。

这样,你就更能理解,为什么济宁和临沂暂时不在与徐州公积金互认互贷的城市名单中。她们在「别苗头」。

迟早,济宁和临沂也会做出类似的反应,跟周边城市也采取类似签订公积金互认互贷的举措。

4th

「别苗头」也不是什么坏事情。毕竟,淮海经济区还没真正成形,还没你侬我侬地如胶似漆在一起;有一天争出个高低,再来确认中心城市的眼神也不迟。

或者,三个城市弄了半天还是一幅齐驾并驱的景象,也没问题;毕竟,三点确定一个平面。

齐心并驰就是了。返回凯发,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